看点网 > 电影资料库 > 驴得水 > 影评
道德和法律的关系来评价电影《驴得水》
2017-04-06 18:11:20 来源:看点网 发布者: zrl

  看点网讯 www.zlook.com 看完电影之后,很多人估计和我心里有一个一样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明明在城里受够了流言蜚语并且不当回事的张一曼最后会选择自杀呢?很多男性观众捋一捋自己的情绪,然后猜测说也许她曾经受过情伤最后变得放浪形骸,其实这又进入了剧中老裴的思路——一个人道德败坏是有原因的。而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很享受道德拯救一个人的过程,所以动画片和小说和影视剧里永远逃脱不了感化,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嘴炮。而道德拯救也同样作为基础教育出现在了我们的小学课本、学生行为守则上面,甚至我爸曾经在我看希腊古代神话的时候对我说,这些都是以暴制暴,宣扬复仇,和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大慈大悲的观念不太一样。

  对,在中国,特别是古代中国,有着不少以道德来决定法律的例子,小到民间的耻辱链和浸猪笼,大到宋代礼法严明通奸判刑,都是在用国家的强制力来审视个人的道德问题,而道德理应是道德,而不应该是可以决定惩处一个人的法律。面对道德败坏的人,我们可以用言语去教育甚至辱骂他们,但是却不可以用强权来惩罚他们。
  回到影片,道德和法律的界限在检察员和铜匠妻子的两场戏中,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却被非常明显地对比出来了。

  铜匠的老婆来找张一曼,是因为她睡了自己的丈夫,她心中愤怒。在张一曼承认是自己睡了铜匠之后,他的老婆说着类似“小娘们你有种跟老娘来”这样的话对她骂骂咧咧,甚至要动手打她,当然最后还是被拦下来了。这是对张一曼这个道德不容的女人做出来的道德上的批判,我相信应该没有人会觉得她做的不应该,顶多就是觉得这女人忒凶悍,但是却不觉得她错了。

  而特派员来的时候,他却是以一种强权凌驾的方式在主持大局,他本人代表着专制,而在民国那种明显人制大于法制的地方,他的话就是法律。这个时候戏剧的冲突出来了,那就是他以专制的名义来对张一曼的道德问题进行了审判,而荒唐的是,同样因为道德原因,铜匠和其他人都没有说出来到底张一曼做了什么。特派员对张一曼的惩戒也是在铜匠的说法上,铜匠也用了自己的道德标准评价了张一曼,不知道编剧和导演是不是有意,这正好是一个道德凌驾法律审判的一个戏剧性的转变。包括最后铜匠要求剪掉张一曼的头发,这更是赤裸裸地讽刺地告诉观众,这种审判是基于铜匠个人的喜好的,可是在这个荒诞的故事里,这种个人喜好被用来成为了审判惩罚一个人的标准。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来小时候看的电影《镖行天下之深宅大院》,小时候只感觉飞燕长得真好看啊和这个故事有点恐怖,后来大一重看了一遍,突然觉得三观好像不太对,由此心生愤怒再也没看,现在再看,又觉得三观没有问题了。相反同样是有意无意间,编剧把道德和法律糅合在一起,创造了类似于张一曼这样的两个,在道德上千夫所指,法律上却没有任何罪过的人

  这个故事讲述了曾经一堆相爱的恋人梅娘和陆颜青因为梅娘家中变故所以分开,婚后由于梅娘的新婚丈夫曾经在外面乱搞而不育,所以家中老夫人为了香火得以延续默许了梅娘和陆颜青的来往,甚至生下一个孩子。而梅娘的丈夫发现之后怒不可遏,连夜杀了陆颜青全家,最后自己也死在被烧伤脸的陆颜青手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梅娘和陆颜青都是在道德上千夫所指的人,梅娘身为人妻却与人通奸,陆颜青一届文人也勾引有夫之妇,这两个人在当时的环境下完全是可以被浸猪笼的,我也并不对他们抱有赞赏或者同情。可是他们却不应该受到法律的审判,起码在现在的普世观念下,放荡的女人不犯法,到处约炮的渣男不犯法,你可以骂他们,但是你不能惩罚他们。所以在《深宅大院》里面,最后老夫人决定开枪打死梅娘和陆颜青(最后还是死了)的时候,飞燕一把打掉了她的枪,说自己是替天行道,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再次回到电影《驴得水》,回到最开始的问题,张一曼为什么会自杀的问题上面来,我想,除了朋友的背叛,喜欢自己人的辱骂,老校长的无奈以外,还有一层,那就是现有法律制度的荒唐和黑暗。而前朝的法律是不是真的这么荒唐黑暗呢,我没看过民国其他的东西,唯独在中国电影史的学习过程中看了大量的民国电影,所以如果电影反应的是现实的话,那么,是的。
  《马路天使》中,周璇要被琴师夫妇卖掉走投无路投奔赵丹,赵丹和魏鹤龄两人去寻找律师却发现自己根本请不起,甚至最后赵慧琛饰演的她的姐姐被流氓头子打死都得不到昭雪。

  《夜半歌声》中,被人毁了容貌的演员宋丹萍只能藏在阁楼里,冤屈无处声张,只能隐忍十年等待自己报仇,当然报仇之后自己也蹈海而死。

  《桃李劫》中,企图强奸黎丽琳的猪头一样的上司没有得到惩罚,偷了钱的陶建平却被判处了死刑,可见刑事上有多么不公和荒谬。

  所以,张一曼最后的毁灭和自尽,并不仅仅是朋友的背离,而是一种黑暗的病毒一样的统治笼罩在自己的头上,逼疯逼死她的是法律的荒唐。而那种绝望其实设身处地想一下就会觉得压抑,试想,讨厌你的人在堂上,用他的想法来左右你,来审判惩戒你,这如何不是滔天的愤怒与恨意,而这一切竟然是事实。
  更可悲的是,这种道德凌驾法律的事情在建国以后虽然有所好转,但是依然没有得到根治(不过我本人是抱有希望的)。到现在,文艺方面依然没有全面开放,不仅仅是广电因为民意和自己想法封禁,还有很多蔓延到枝枝叶叶的细小的方面,人们自己也还没有接受法律和道德的关系。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小学,小学有自己的校规,可是公然无视校规用自己的行为准则惩罚别人的老师比比皆是。
  用道德审判人是最简单的方法,因为道德本来就是人们心中自己的一杆秤,聪明的有聪明的想法,蠢人也有蠢人的想法,而法律是死的,是一个规定固定的东西,要从法律上面来审判,首先要了解法律,试问不是这方面专业的有几个人看过宪法的……反正我没看过。
  回归主题,我不知道导演的用意毕竟我没看过原话剧,但是我认为《驴得水》中张一曼的自杀,很大程度是对民国法律制度的失望透顶。巧的是,这里面的两个女孩,其实都是讲究法律的人,孙佳要举报特派员是法律方法,张一曼也不是一个太过于在意道德的人,虽然没有孙佳那样义愤填膺,但是她并没有明确对于贪财的裴魁山作出什么要求。几个男人如校长,是一个“成大事不拘小节”的人;如周铁男,看似暴躁,其实也是在用自己的价值观念解决问题;如裴魁山,更是一个颇有几分“爱好劝失足从良”的想要满足自己道德需求又好事占尽的伪君子;如铜匠,是一个有朝一日有了地位身份就会利用这种身份地位来颐指气使了结私人恩怨的蠢货。所以最后男人们留了下来,而两个女孩,一个出走,一个死亡,都离开了那个怪圈。
  所以,《驴得水》中,校长看成败,张一曼看喜悲,周铁男看强弱,裴魁山看贫富,孙佳看对错;所以校长是保守派的帮凶,张一曼是受害者,周铁男是懦夫,裴魁山是伪君子,铜匠是狐,特派员是虎,孙佳是理想派。这几个人的悲喜明灭中,某种程度还是美化了民国的政治,毕竟以我的了解和想法,杀了铜匠让他成为一具真正的尸体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同样,虽然我认为现有的制度还没有到理想的那一步,可是到底还是比民国完善许多,不信你看天天在新闻评论区叫嚣的婊子该死出轨该阉的那群人,没有人给他们像铜匠一样的颐指气使的机会。
  看着新闻区天天法律黑暗这个制度剥削那个的,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 正在电影院上映的影片
    中国机长
  • 即将上映的影片
    沉睡魔咒2
  • 大家最爱看
    我和我的祖国